沙巴兹·穆罕默德右江革命根据地制度建设的研究

    □凌绍崇

    1929年12月11日,邓小平等领导百色起义并建立右江革命根据地,创建右江革命根据地制度。在百色起义90周年之际,深入了解右江革命根据地制度建设的缘由,对新时代坚持和巩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深远的指导意义。

    一、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与民族文化的传承是根据地制度建设的基础条件

    (一)马克思主义在右江地区的传播是根据地制度建设的思想基础。1919年爆发的五四运动冲击波传到右江地区,广西省立五中(今百色中学)学生走上街头宣传“五四精神”。1921年,右江革命先驱韦拔群组织改造东兰同志会,举行革命同盟,召集东兰、凤山、百色、恩隆等县革命青年结盟,传播科学社会主义。同时,大革命时期的一些革命先驱和进步人士,如雷天壮在广西省立五中传播马列主义,支持进步学生从事革命活动,培养了一批后来活跃在右江两岸的革命先驱。

    (二)农民运动的持续发展是根据地制度建设的阶级基础。右江地区处在桂滇黔三省(区)交界处,社会群众基础好。韦拔群1923年领导东兰农军三打东兰,揭开了广西农民运动的序幕;1925年在东兰的北帝岩开办了广西第一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培养右江地区10多个县的农运骨干和青年学生276人,社会主义思想在右江地区得到了传播。1926年至1927年,在恩隆县先后成立中共恩奉特支、广西农民部田南道办处、广西临时军政委员会即“三南”(田南道、南宁道、镇南道)总部,右江地区各县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纷纷成立,打倒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斗争如火如荼,造成了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巨大声势, 沉重打击了军阀官僚、土豪劣绅等势力。1927年7月,中共恩奉特支把右江地区各县农军统编为右江农民自卫军,并按地域划分为韦拔群指挥的东兰凤山第一路军、黄治峰指挥的恩隆奉议第二路军和余少杰指挥的思林果德第三路军,成为我党掌握一支重要的革命武装力量。1929年8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南宁召开全省农民代表大会,成立广西省农民协会,选举雷经天、韦拔群等11人为委员,以雷经天为主任委员,韦拔群为副主任委员,为后来的百色起义、龙州起义和创建左右江革命根据地作了充分准备,也为根据地制度建设奠定了阶级基础。

    (三)民族传统文化是根据地制度建设的文化基础。右江地区是一个聚居着壮族、汉族、瑶族、苗族、彝族、仡佬族等多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人口占87%,其中壮族占总人口80%以上,是以壮民族为主体的多民族文化共生地,壮族人文始祖布洛陀、南宋横山寨古城、句町国和“南天国”行宫遗址、茶马古道、桂西土司制度文化、明代巾帼英雄瓦氏夫人率俍兵征伐倭寇、清代爱国名将刘永福创建黑旗军抗法、西林教案发生地和岑氏一门三总督以及多姿多彩的壮族歌圩、独特优美的黑衣壮“呢的呀”音乐、名闻遐迩的靖西壮锦和绣球文化等,都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民族历史遗产和民族文化形态。右江地区民族民俗文化是以壮族为主体的多元民族民俗文化, 福彩3D2007年开奖号,是一种创造性的民族文化,对创造既有地域和民族特色,又有时代特色的右江革命根据地制度建设提供了文化基础。

    二、百色起义的举行和根据地的建立是根据地制度建设的决定条件

    (一)百色起义的胜利举行是产生根据地制度的根本。1926年,右江地区建立的中共恩奉特支组织各县成立农民协会,领导农军在右江地区举行仑圩、果德、镇结、思林、都安、向都等一系列的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暴动,建立多处游击革命根据地,推动左江地区农民武装,形成了左右江革命新高潮。1929年夏,应广西省政府俞作柏主席和广西编遣李明瑞特派员邀请,党中央先后派邓小平、张云逸、陈豪人等40多名共产党员到广西省政府和军队中任职,与原先在那里工作的雷经天、俞作豫等共产党人一起,开展革命工作,由中共中央代表邓小平负责统一领导。他们对俞作柏、李明瑞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统战工作和兵运活动。同年9月,在南宁津头村召开中共广西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决定准备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展土地革命。会后,广西特委常委雷经天即带领一批干部到恩隆县平马镇成立中共右江工委和右江农协办事处,积极开展革命工作,为在右江建立革命根据地作了重要准备。正当广西形势向有利于人民利益方向发展时,俞、李反蒋失败,邓小平等领导人当机立断,把我党掌握的正规武装拉到左右江地区,与共产党人韦拔群、黄治峰等领导的农民革命武装结合,于12月11日发动和领导了震撼南疆的百色起义,成立红七军,建立右江苏维埃政府,创建了右江革命根据地,根据地制度建设应运而生。